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谈性说爱中文网

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关于我们:谈性说爱中文网(lovematters.cn)是旨在和全世界年轻人一起讨论爱情、婚恋、性爱等话题的多媒体平台。我们是世界华人性学家协会成员,与世界性学会、国际计生联等机构共同创办。 作为世界性学会性教育创新奖得主,谈性说爱为全球年轻人提供有关爱与性方面的百科、新闻和个人故事。谈性说爱,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! 转载博客须注明来源和本博客地址链接,违者必究! 欢迎大家就感情问题进行交流、咨询和探讨(注:读者来信均被视为可公开发表,版权归作者所有)专用邮箱:2696161465@qq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面对围城内外的矛盾,我们是不是有其他路可以走?  

2017-09-28 22:10:22|  分类: 婚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7年09月28日 - 谈性说爱 - 谈性说爱中文网

 

面对围城内外的矛盾,我们是不是有其他路可以走?

 

(谈性说爱中文网)为什么离婚率不断攀升?传统上的婚姻是以什么为基础的?在社会发展进程里,婚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 

近年,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离婚率已升至40%以上,跟欧美国家持平。

都市中10对结婚的恋人里就有4对已离婚,而剩下的或许正在赶往离婚的路上。

对此,有人说是信息时代智能通讯惹的祸,使得外部的太多诱惑闯入了婚姻当中;

有的则栽赃“剩女”人群,认为她们是婚姻的潜在敌人,是诞生小三的窝点;

还有人将离婚指向一夫一妻制的强制性,认为人性无法受制过于单一的体制,并认为越是独立的人就越可能颠覆一夫一妻制。

从这些众说纷纭中可以看出离婚率标高已经成为一个社会话题,在许多人看来这也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然而,人们虽然尝试从科技、人口、制度等多方面去解释了高离婚率的原因,但从本质上来说,高离婚率似乎也是社会发展的某种必然——婚姻与情爱之间,本来就有一些互相矛盾之处。

 

“重”的婚姻

从人类发展角度来看的话,婚姻的本源是极具功能性的。

传统婚姻首先是一个家族与另一个家族的盟约,它担负着最为基本的政治、经济、繁衍、养老等复合职能。

缔结婚姻的基础是大家很熟悉的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个人的感受是不成为一个常规的参考标准的。

当然我们也听过许多恩爱夫妻琴瑟好合的传说,但事实上,这种爱情只是传统的婚姻的一个衍生品。

就算梁鸿孟光彼此之间相看两厌,对于传统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也无足轻重;而从另一个角度而言,传统婚姻关系如果遭受危机,那么背后的原因,多半也不会是“情感失和”。

 2017年09月28日 - 谈性说爱 - 谈性说爱中文网

至于我们的读者朋友最关心的性生活问题——性作为传统婚姻的一部分,承担着传宗接代的关键职能。彼时快感对于性,恰如爱情对于婚姻:有最好,没有也很正常。古代的避孕技术也主要限制在名门显贵中,且多是为了象征财富地位(“如意袋")与预防疾病所用,

也就是说,那时的避孕技术也不是为了让人享受性爱而存在。

传统社会多子多福的观念,使得“避孕”不成为传统婚姻生活里的话题。而女性如果无法生育,她在婚姻里就几乎是没有价值的。

然而,从19世纪工业革命起,爱和性在婚姻中的地位迅猛提升。大批中产阶级和私人财产的诞生使人们有能力追求自己的意愿。这我们可以从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》(偷偷看过这本曾经的禁书的朋友们举个手)等很多19世纪末、20世纪初的小说中看到。

如今,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,人们结婚的首要前提就是要找到个意中人(The Right One)(是不是和我们现在说的对的人很像?)。这个“the one”带着浓厚的浪漫主义的气质,即那种注定是你的邂逅死了都要爱的狂迷。

 2017年09月28日 - 谈性说爱 - 谈性说爱中文网

浪漫主义爱情观弱化乃至消解了婚姻的传统功能。

人们力求用爱情代替政治、经济或繁衍,作为婚姻的黏合剂,并认为比起家族的力量,爱情的内在驱动力更强大,因此基于爱情的婚姻也会更牢固。与此同时,人们很自然地将性和爱视为一体,统称情爱,认为性和爱是相互依存的,起到共同巩固婚姻的作用。

 

“轻”的情爱

但爱情到底是飘渺的啊。当深陷爱河中,那份力量固然强大,但渡过爱河后,那份对爱的犹疑也同样强大。试问谁不曾在一边享受爱情,一边不断怀疑爱情是否真的存在着呢?

爱情之所以炽烈厚重在于它的无常与无助。当它以婚姻的形式被固定下来后,就渐渐变得轻盈平缓,这时便需要其他的一些因素将婚姻黏合固定,比如友情、亲情、后代。

如果说,爱从一开始就是飘渺的,性则在60年代西方的性解放运动后才逐渐变得轻盈起来。伴随着性观念的转变,技术的进步更是将性解放大大推进了一步,并终于使性获得了完全独立的存在空间。

传统性关系中所面临风险更大的一方,即女方,现在也可以自主决定要不要性,可以享受性却不必担心怀孕,还可以拥有性且不必依靠男人。

 2017年09月28日 - 谈性说爱 - 谈性说爱中文网

性和爱终于得以完全分割,它们各自与婚姻更是没有必然关系。婚姻制度上生出一双轻盈的翅膀,摆脱了以往在阶层、地位、家族或种姓上的限制,变得更为民主和自由。在这民主和自由的婚姻里,婚姻的功能性和浪漫性成了悖论。

 

“轻重”两重天

随着婚姻的功能性和浪漫性的没落,西方的婚姻制度在近几十年里也有了显著的变化。以意识形态最为自由的西北欧国家为例,它们的制度已从法律上剥离了婚姻的传统职能。

今天,在北欧与荷兰等国,人们根本不需要领结婚证就能共同安家置业、养儿育女、分享财产,前提是只要这两人(还不一定是男女)在民事处登记在同一住址下,即注册同居。

婚姻中的所有的法律保障同居伴侣一样可以享受,孩子的户口和入学、买房子的贷款手续等都不成问题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,选择结婚的人逐年减少,婚姻愈发变为象征性产物。

 2017年09月28日 - 谈性说爱 - 谈性说爱中文网

结婚的人当然还有,只是更加集中于外国人、有宗教信仰的人、家族财团和皇室成员,以及对婚姻仍抱有浪漫信念的人。

在结婚人口中,这些国家的离婚率也跟中国差不多,所以说在总人口中能够维持稳定婚姻的连半数都不到。

可即使结婚率再低、离婚率再高,我们也很少在这些国家听到人们议论这个现象,因为它根本就不构成社会问题,结婚与否并不影响生活的幸福。

中国的情形就大不一样了:许多都市年轻人正在追求婚姻的“轻”,但是他们仍无法摆脱婚姻的“重”。

这“重”一方面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压力,另一方面则源于意识中未能完全褪去婚姻功能观和浪漫观。

婚姻功能观和浪漫观相结合,经过外部压力催化,出现了一步到位的想法:找个爱我一辈子的高富帅,或让我爱一辈子的白富美。

当然,能够实现一步到位的人,如果有的话也凤毛麟角。大部分人匆匆忙忙进入一段普普通通的婚姻,走进去才发现即使再普通的婚姻也可能变成炼狱,于是又匆忙离婚逃生。

出现这个矛盾不能完全怪当事者。我们的社会还是以婚姻和家庭为基石的,当繁衍后代、赡养老人、安置财产等在很大程度上仍需婚姻和家庭作为保障时,选择一个可靠的人结婚——人品和家境双重可靠,智商和外貌基因也不能差——是没有错的。

在这个“重”的大环境里,“轻”反而成为负债,危及着婚姻的稳定。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一线城市离婚率最高了,因为都市中追求“轻”的人最多。

离婚率之所以高到成为社会问题,是因为制度与观念的不一致。要想改变,只有靠革新制度或革旧观念,两者目前看来均不太可能,因此离婚率也只能居高不下了。

 

(文/刘柳、岳韬。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